任正非自述:我的父亲 母亲 (一定要读给孩子听)

我爱花牌 2019-06-06 17:09110http://www.029web.com/admin

任正非近日在华为总部接受媒体专访,对近期热点进行回应。任正非称,中国将来要和美国竞赛,一定要通过教育。重视教育,最重要的就是重视和尊重教师。

任正非说,如果教师待遇低,孩子们看见知识多也挣不到多少钱,所以也不怎么想读书。这样就适应不了未来二、三十年以后的社会,社会就可能分化。

我们至少有700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六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工程师……形成这种组合在前进。因此,我们国家要和西方竞技,唯有踏踏实实用五六十年或者百年时间振兴教育。

众所周知,任正非为人非常低调,成熟睿智,是华为的“图腾”。军人出身的他知人善任,懂得放权给各路精英。为了让员工享受更好的福利,他还开创人人股份制,让员工参与到企业分红当中。

正值华为高歌猛进之时,他却具有危机意识,认为这是华为的冬天。这种先见之明,让很多眷恋在温室里的企业家自愧不如。

全球著名“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认为:一个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有时会影响每个人的一生。

任正非的许多观念和行为深受父母的影响。其父母都是驻扎在乡村几十年的一线教师,在三年自然灾害和政治浩劫中受尽折磨,再加上家里孩子多忙于生计,因此并未刻意教育过任正非,但他们的为人处世之道深深烙在任正非的心里,激励着他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我的父亲母亲

任正非

-1-

上世纪末最后一天,我总算良心发现,在公务结束之后,买了一张从北京去昆明的机票,去看看妈妈。

买好机票后,我没有给她打电话,我知道一打电话她一下午都会忙碌,不管多晚到达,都会给我做一些我小时候喜欢吃的东西。直到飞机起飞,我才告诉她,让她不要告诉别人,不要车来接,我自己坐出租车回家,目的就是好好陪陪她。

前几年我每年也去看看妈妈,但一下飞机就给办事处接走了,说这个客户很重要,要拜见一下,那个客户很重要,要陪他们吃顿饭,忙来忙去,忙到上飞机时回家取行李,与父母匆匆告别。妈妈盼星星、盼月亮,盼唠唠家常,却一次又一次地落空。

-2-

一个普通的早上,妈妈从菜市场出来,提着两小包菜,被汽车撞成重伤。我身在伊朗,飞机要多次中转才能回来,在巴林转机要待6.5个小时,真是心如煎熬,又遇巴林雷雨,飞机延误两个小时,到曼谷时又晚了10分钟,没有及时赶上回昆明的飞机,直到深夜才赶到昆明。

回到昆明,就知道妈妈不行了,她的头部全部给撞坏了,当时的心跳、呼吸全是靠药物和机器维持,之所以在电话上不告诉我,是怕我在旅途中出事。我看见妈妈一声不响地安详地躺在病床上,不用操劳、烦心,好像她一生也没有这么休息过。

我真后悔没有在伊朗给妈妈打一个电话。因为以前不管我在国内、国外给她打电话时,她都唠叨:“你又出差了”,“非非你的身体还不如我好呢”,“非非你的皱纹比妈妈还多呢”,“非非你走路还不如我呢,你这么年纪轻轻就这么多病”,“非非,糖尿病参加宴会多了,坏得更快呢,你的心脏又不好”……

我想伊朗条件这么差,我一打电话,妈妈又唠叨,反正过不了几天就见面了,就没有打,而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憾事。如果我真打了,拖延她一两分钟出门,也许妈妈就躲过了这场灾难。这种悔恨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

我看了妈妈最后一眼,妈妈溘然去世。

-3-

1995年,我父亲在昆明街头的小摊上买了一瓶塑料包装的软饮料,喝后拉肚子,一直到全身衰竭去世。

父亲任摩逊,尽职尽责一生,可以说是一个乡村教育家。妈妈程远昭,是一个陪伴父亲在贫困山区与穷孩子厮混了一生的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园丁。

父亲穿着土改工作队的棉衣,随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同进入贵州少数民族山区去筹建一所民族中学。一头扎进去就是几十年,他培养的学生不少成为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有些还是中央院校的校级领导,而父亲还是那么位卑言微。

-4-

我与父母相处的青少年时代,印象最深的就是度过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今天想来还历历在目。

快乐十分_多宝阁手游:任正非自述:我的父亲 母亲 (一定要读给孩子听)

Copyright © 2002-2017 快乐十分_多宝阁手游 版权所有 备案号:鄂ICP备12013435号-2 鄂公网安备61032703000297